第八十章:捡破鞋(1 / 4)

加入书签

我擦了擦眼泪,掩饰一下自己的伤心,继而看了看旁边的老者。

这个长者看起来应该有七八十了,精神矍铄,面带慈祥,有些架势,却又看起来特别平易近人。

人到了年纪,曾经的经历都会在脸上写出来。

看明白的,还在打拼的,已经颐养天年的,儿女成群幸福了半辈子的,想不明白还在尔虞我诈的……都会在脸上写的清清楚楚。这老者无疑是打拼了一辈子,却在最后功成身退的人。

所以,他脸上有架势,却因为想开了。又特别的平易近人。

这么多休息凳,按理说,他还真不是一定在我跟前坐着。

可是他偏偏坐在我跟前,跟我说话似的。

他说的是释迦摩尼的一句经典的话,人生八苦。生老病死,怨憎会,爱别离,五阴炽盛,求不得。

这话里的爱别离。正适合我现在的心境,跟我最爱的人分别。

不管是谢衍生还是小阿生,都处在分离的时候。

“爱别离。”我忍不住呢喃一句,像是在重复自己的心境。

老者指着远处的山说:“是自己的总是自己的,别人抢不走。这大山叫什么名字。他都会在这里屹立,无人能推到。”

我又是怔了怔,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小阿生的确是被人抢走了,他也的确是我的。

可是老者怎么可能知道呢?

我忍不住问,“老先生是知道什么吗?”

老者看了看我。笑了笑,“小姑娘刚刚哭得那么伤心,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这世上悲伤的事情大多是相似的,无非八苦。你又这么年轻,生老病死绝对不会在你身上。其他,不过都是在求而已。”

他说着又看着远方的山说:“是你的,别人抢不走。能抢走的,也不是你的。”

他说的的确有些道理。

小阿生是我的,没人抢得走,谢衍生如果不是我的,抢走了,也不会是我的。

我没说话,只是瞧着那山。

远山如黛。

我跟老者都没在说话,只是都在看着远处沉思。

这一种感觉,似乎找到了知音,在彼此回应,这回应却根本不需要任何方式交流。

章节目录